Sitemap: http://www.crappycopy.com/sitemap.xml
人民網(wǎng)
人民網(wǎng)>>云南頻道>>要聞

薦讀|斯雄《小河淌水清悠悠》

斯 雄
2024年06月15日08:42 | 來(lái)源:人民網(wǎng)-人民日報海外版
小字號

原標題:小河淌水清悠悠(山河志)

10年前,出差到云南,第一次去大理白族自治州,在蒼山腳下的洱海邊轉悠了好幾天,湖光山色令我流連忘返。

我覺(jué)得這么美的景色,又有濃郁的民族特色,應該會(huì )有具民族特色的代表性民歌,便問(wèn)當地陪同的人。對方脫口而出:《蝴蝶泉邊》。

我說(shuō),這首應該不算民歌,是電影《五朵金花》的插曲,屬于創(chuàng )作的電影歌曲。

對方又說(shuō):《小河淌水》。

“???《小河淌水》是你們大理的?”可能是我孤陋寡聞,《小河淌水》確實(shí)名氣很大,都知道是云南民歌,但相信很多人都和我一樣,不知道《小河淌水》出自大理。

大約看我有些不解渴,陪同的人又補充說(shuō):“我們現在正邀請文藝大家,整理創(chuàng )作新的代表性歌曲呢……”

10年后的2023年,我機緣巧合地轉場(chǎng)到云南工作,便迫不及待地想著(zhù)盡快再去大理看看。行程安排中有大理州下屬的彌渡縣,注明是“《小河淌水》的誕生地”。

我眼睛一亮。

彌渡縣位于云南高原西部的大理州東南,相傳古時(shí)候,這里是一片水鄉澤國,行者易迷津,故名“迷渡”。為諱水患,清代年間改稱(chēng)“彌渡”。

早上驅車(chē)從彌渡縣城出發(fā),約1小時(shí)抵密祉鄉。密祉鄉有條文勝街,唐宋時(shí)期,茶馬古道北南向穿街而過(guò),曾經(jīng)是古道上一個(gè)繁盛的驛站。古道往北,是茶馬古道的滇藏道,經(jīng)大理往麗江、迪慶,奔西藏而去;往南,經(jīng)思茅、臨滄通往南亞、東南亞。滇西人過(guò)去所說(shuō)的“窮走夷方急走廠(chǎng)”,其中的“夷方”,大體是指緬甸、印度、泰國等地。

文勝街道全長(cháng)約800米,兩旁是林立的店鋪。街心的引馬石從文盛街北的文明閣一直鋪到村南的鳳凰橋,全部用長(cháng)約1米、寬約30厘米不規則的石條首尾相連,兩邊砌以不規則的散石,雖然凹凸不平,卻也結實(shí)實(shí)用且別有風(fēng)味。古街兩邊的住家和店面,還都基本保持原樣,木結構的門(mén)臉,透著(zhù)歲月的滄桑。據說(shuō),不長(cháng)的古街上,當年有聶家店、桂花店等六七家大客馬店,有“魯、張、李”等諸家煙館,還有“張小狗”等十余家雜貨鋪……為古驛道上長(cháng)年累月“走夷方”的趕馬人住宿、補給及貨物運轉提供便利。直到清末民國初年,這里每天有上百匹的商務(wù)馬幫到此打尖歇腳。

文勝古街北盡頭處,有珍珠泉,因泉眼中“圓圓水泡連升上,好似珍珠滿(mǎn)井中”而得名。珍珠泉邊,有條潺潺流淌的亞溪河。河中用石塊斷續搭出一條路,跨過(guò)河,正對面山坡上以棕色石塊鋪底做成一面墻,上面赫然刻著(zhù)《小河淌水》的詞曲:

哎~~~

月亮出來(lái)亮汪汪

亮汪汪

想起我的阿哥在深山

哥像月亮天上走

天上走

哥啊哥啊哥啊

山下小河淌水

清悠悠

哎~~~

月亮出來(lái)照半坡

照半坡

望見(jiàn)月亮想起我阿哥

一陣清風(fēng)吹上坡

吹上坡

哥啊哥啊哥啊

你可聽(tīng)見(jiàn)阿妹

叫阿哥

這首如天籟之音的歌曲,實(shí)在太熟悉了。詞曲簡(jiǎn)短、精煉,清新、質(zhì)樸,婉轉、低回,無(wú)論看著(zhù)還是聽(tīng)著(zhù),眼前都能呈現一幅讓人心動(dòng)的畫(huà)面:

月光下,留守在家的阿妹,抬頭看見(jiàn)懸掛在天上的明月,遠望那朦朧的群山,低頭細看腳下那涓涓的小河流水,見(jiàn)景生情,從心靈中迸發(fā)出柔情萬(wàn)千、纏綿悱惻,悠然、縹緲,癡情、雅潔,感傷、凄婉,傾訴著(zhù)對馬幫阿哥無(wú)盡的思戀與情意,飄向那阿哥所在的遠方……

《小河淌水》于1953年由云南歌手黃虹在北京首演,俘獲了無(wú)數人的心,很快風(fēng)靡全國,傳唱世界,成為中國民歌經(jīng)典之作,被西方音樂(lè )界譽(yù)為“東方小夜曲”。

所不同的是,西方小夜曲起源于歐洲中世紀騎士文學(xué),由青年男子夜晚對著(zhù)情人的窗口歌唱?!缎『犹仕穮s是女人唱給情郎聽(tīng)的,情郎其實(shí)沒(méi)聽(tīng)見(jiàn),抒發(fā)的是自己的內心。

有人說(shuō),“真摯比技巧重要,所以鳥(niǎo)總比人唱得好”。話(huà)雖難聽(tīng),卻不無(wú)道理。

我特意在網(wǎng)上檢索了一下,當代有七八位歌唱家先后演唱過(guò)《小河淌水》。云南話(huà)“是鍋不是哥,唱雪不唱水,說(shuō)耶不說(shuō)月,讀尼不讀的”,黃虹的演唱帶有那個(gè)年代民歌演唱明顯的鄉土氣息,嵌入云南方言,地方風(fēng)味濃郁,有原生態(tài)的感覺(jué)。后來(lái)其他人的演唱,各自演繹,各有千秋。但我想,如果把原本簡(jiǎn)潔的曲調弄繁復了,或者過(guò)于炫技,雖華麗卻有失純真,真誠深沉的味道和濃度,會(huì )失色很多。

走在文勝古街街心路面的引馬石上,看著(zhù)兩邊密布的鋪面和大馬店斑駁破舊的木門(mén)臉,能讓人感知到當年馬幫在這里的絡(luò )繹不絕、浩浩蕩蕩,仿佛還有門(mén)臉背后深情打望、夜夜盼郎歸的幽怨倩影。

思戀與幽怨好似一把刀,美好而殘忍。一旦唱出來(lái),無(wú)論大膽直白,還是隱忍含蓄,每每都能戳到人心最柔軟處。

一路陪同我們的周美潤,就出生、成長(cháng)在文勝街道,現在是彌渡縣花燈劇團團長(cháng)、彌渡民歌非遺傳承人。他告訴我,“十個(gè)文勝人,九個(gè)會(huì )唱燈”,而《小河淌水》幾乎人人都會(huì )唱。

午餐的時(shí)候,大家不自覺(jué)地由《小河淌水》聊到民歌的情趣。周美潤說(shuō),民歌很多都是情歌,雖然也不乏直接且大膽的,但一般還是很含蓄很藝術(shù)的,常常一語(yǔ)雙關(guān),欲說(shuō)還休,如能意會(huì ),則意味無(wú)窮。

午餐快結束的時(shí)候,周美潤即興獻唱一曲:

霜降時(shí)節夜風(fēng)涼,

小星點(diǎn)點(diǎn)照愁腸。

郎要出門(mén)趕馬去,

留妹家中好孤單。

周團長(cháng)唱得很投入很深情。問(wèn)起歌名,他說(shuō)叫《趕馬調》,是阿哥唱給阿妹聽(tīng)的。

臨離開(kāi)密祉的時(shí)候,周美潤很得意地告訴我,2011年,以《小河淌水》為代表的云南彌渡民歌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zhì)文化遺產(chǎn)名錄。

70多年來(lái),《小河淌水》不斷被許許多多中外歌唱家用各種唱法加以詮釋?zhuān)€被世界各地的藝術(shù)家改編為鋼琴、小提琴、古箏、二胡、豎琴等器樂(lè )曲演奏;北京奧運會(huì )閉幕式上演唱的《今夜月明》,其旋律就是《小河淌水》的旋律。

在彌渡,在密祉,山還是那座山,月亮還是那個(gè)月亮,小河仍在潺潺流淌。只是茶馬古道和馬幫,早已淡出了歷史舞臺,曾經(jīng)繁華喧鬧的驛站,大都已呈凋敝的景象,只能供人憑吊了。

可由茶馬古道和馬幫衍生出的《小河淌水》,至今仍被廣為傳唱。這旋律,這歌聲,真誠而質(zhì)樸,有情更有愛(ài),作為歲月流水的回聲,穿越時(shí)空與地域,注定還會(huì )永久流傳,經(jīng)久不衰。

“非遺”助力文旅,至少在中國已成常態(tài)?!啊缎『犹仕氛Q生地”如今果真已成品牌,成為越來(lái)越多游客的旅行目的地和打卡地。成群結隊的尋訪(fǎng)者拉動(dòng)了當地的文旅產(chǎn)業(yè),已然打造出新的經(jīng)濟增長(cháng)極。

或許,這就是文化的魅力,文化的力量。

《 人民日報海外版 》( 2024年06月15日 第 07 版)

(責編:木勝玉、朱紅霞)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