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http://www.crappycopy.com/sitemap.xml
人民網(wǎng)
人民網(wǎng)>>云南頻道>>法治

人工智能內容創(chuàng )作方興未艾,侵權案例也逐漸增多——

AI發(fā)展好,知識產(chǎn)權保護不能少

——“人工智能與信息保護”系列報道之三

2024年06月17日09:12 | 來(lái)源:人民網(wǎng)-人民日報海外版
小字號

人工智能(AI)創(chuàng )作,與傳統創(chuàng )作模式有很大不同。訓練AI,需要海量數據“喂料”;創(chuàng )作過(guò)程,會(huì )參照已有作品。這些“喂料”和“參照”是否涉及侵權?業(yè)界討論頗多。

與這些討論相伴隨的,是AI侵權案件的增多——全國首例“AI視聽(tīng)作品侵權案”“AI聲音侵權案”“AI‘文生圖’侵權案”……這些都在提醒人們:要想AI發(fā)展好,知識產(chǎn)權保護不能少。

AI創(chuàng )作侵權案例都有哪些特點(diǎn)?其生成內容是否應該受著(zhù)作權法保護?如何平衡知識產(chǎn)權保護和AI產(chǎn)業(yè)發(fā)展之間的關(guān)系?本報記者進(jìn)行了采訪(fǎng)。

“全國首例”不斷增多

今年4月,北京互聯(lián)網(wǎng)法院宣判了全國首例“AI聲音”侵權案。原告殷某是名配音師,其錄制的有聲讀物被北京某公司進(jìn)行AI加工后,用于為消費者提供文字生成聲音服務(wù)。由于被告并未獲得合法授權,法院判決被告賠償原告各項損失25萬(wàn)元,并作出書(shū)面道歉。

事實(shí)上,AI創(chuàng )作的全階段均存在著(zhù)作權侵權風(fēng)險。AI在研發(fā)階段涉及訓練數據的著(zhù)作權授權問(wèn)題,在利用階段,則面臨生成內容的作品屬性判斷、著(zhù)作權歸屬等問(wèn)題。

2023年11月,北京互聯(lián)網(wǎng)法院審結原告李某某與被告劉某某“AI文生圖”著(zhù)作權侵權案曾引發(fā)廣泛關(guān)注。該案中,法院首次認定只要AI生成圖片能體現出自然人獨創(chuàng )性智力投入,就應當被認定為作品,受到著(zhù)作權法保護。

此外,由于A(yíng)I生成內容與訓練作品在創(chuàng )作脈絡(luò )上具有一致性,AI生成內容還可能存在因風(fēng)格模仿而產(chǎn)生侵權的問(wèn)題。如梵高風(fēng)格的圖畫(huà)創(chuàng )作、AI模仿知名歌手的歌曲等。這引發(fā)了各界對于風(fēng)格模仿行為的討論。

“目前法院受理的涉生成式AI侵權案件廣泛涵蓋著(zhù)作權、人格權、數據權益等,基本上是新型案件,其中多件均為‘全國首例’?!北本┗ヂ?lián)網(wǎng)法院綜合審判三庭負責人顏君向記者表示,AI生成內容能否納入著(zhù)作權保護范疇,目前是各界爭議的焦點(diǎn),與此相關(guān)的知識產(chǎn)權保護問(wèn)題增多,亟待各方關(guān)注。

“獨創(chuàng )性”判斷是關(guān)鍵

AI生成的內容,是否都能被納入著(zhù)作權保護范圍?

“個(gè)案中AI生成內容所體現的個(gè)性化元素、創(chuàng )作者參與投入的貢獻度、對創(chuàng )作要素的選擇等不盡相同,不能一概而論?!北本┐髮W(xué)法學(xué)院教授張平認為,只有生成內容能達到作品的“試金石”——獨創(chuàng )性判斷標準,滿(mǎn)足作品的可版權性要求,才能受到著(zhù)作權法保護。

拿全國首例“AI文生圖”著(zhù)作權侵權案來(lái)說(shuō),涉案圖片系原告使用生成式AI技術(shù)生成,從設計人物的呈現形式、安排提示詞的順序、設置相關(guān)參數等,均體現出原告的智力投入。

“原告在創(chuàng )作圖片時(shí)進(jìn)行了一系列審美選擇和個(gè)性判斷,體現出原告突出的個(gè)性化表達,達到‘獨創(chuàng )性’判斷標準,故原告享有涉案圖片的著(zhù)作權?!北本┦泄饴蓭熓聞?wù)所高級合伙人柏念念補充道,那些缺乏人類(lèi)獨創(chuàng )性、完全由AI自動(dòng)生成的內容則不應被認定為作品,也不應受到著(zhù)作權法保護。

除了AI生成內容的著(zhù)作權認定和歸屬問(wèn)題,實(shí)踐中還有不少其他爭議點(diǎn)。在張平看來(lái),現行著(zhù)作權制度以“人”的智力成果作為衡量標準,對于A(yíng)I生成內容的規定還不夠完備。與此同時(shí),傳統的侵權認定標準在A(yíng)I創(chuàng )作場(chǎng)景下也面臨適用難的問(wèn)題,AI生成內容與既有作品可能存在“實(shí)質(zhì)性相似”,但由于生成過(guò)程的復雜性和多樣性,難以通過(guò)傳統的“思想—表達二分法”進(jìn)行清晰判斷,這也給司法實(shí)踐帶來(lái)新的挑戰。

顏君補充介紹,在A(yíng)I生成物保護方面,著(zhù)作權法對此暫無(wú)明確規定;在A(yíng)I生成內容的權利歸屬方面,相關(guān)權利及利益歸屬于A(yíng)I技術(shù)的開(kāi)發(fā)者還是實(shí)際使用者尚存在爭議,有待于法律和政策層面的明確指引;在司法保護的應對方面,目前還存在獨創(chuàng )性認定、算法侵權標準認定、法律性質(zhì)認定等尚未厘清的司法保護問(wèn)題。

以保護促發(fā)展

AI生成內容的法律規制不僅與著(zhù)作權人的核心利益密切相關(guān),更事關(guān)產(chǎn)業(yè)發(fā)展、技術(shù)進(jìn)步。如何妥善平衡好保護與發(fā)展之間的關(guān)系,考驗各方治理智慧。

張平認為,總體來(lái)看,中國目前的生成式AI技術(shù)創(chuàng )新正處于快速發(fā)展階段,法律法規的制定應當給科技創(chuàng )新留出一定發(fā)展空間,采取開(kāi)放包容的規范原則,適當擴大合理使用的解釋范圍。

據了解,國際上在這方面已有一定探索。部分國家的版權法在涉及AI創(chuàng )作的知識產(chǎn)權方面,設定了一些判斷標準。比如,AI對已有作品的使用行為是否出于商業(yè)目的、使用作品的數量和相似程度、使用行為對原作品潛在市場(chǎng)或價(jià)值的影響等??傮w而言,在有利于公共知識傳播的情況下,對于不影響原作品的“轉換性使用”,很可能會(huì )被認定為合理使用。

如何兼顧各方權益,充分激發(fā)AI創(chuàng )作活力?張平建議,首先,可以通過(guò)完善法律法規,明確AI生成內容的著(zhù)作權保護范圍和標準,加強對數據訓練過(guò)程中的規范性管理;其次,探索建立適應人工智能產(chǎn)業(yè)發(fā)展的責任分擔機制;最后,建立開(kāi)放數據共享平臺,鼓勵數據的合理使用和授權,推動(dòng)行業(yè)自律和多方合作,以促進(jìn)AI創(chuàng )作領(lǐng)域的健康發(fā)展。

那么,企業(yè)平臺、普通個(gè)人等AI使用者怎樣才能在具體實(shí)踐中維護自身知識產(chǎn)權、不侵犯他人知識產(chǎn)權?柏念念認為,人工智能平臺應盡量完善內部包括著(zhù)作權在內的知識產(chǎn)權合規機制,如盡量采用通用、開(kāi)放或獲得合法授權的基礎材料,并標識版權來(lái)源,盡量不侵犯第三方知識產(chǎn)權。個(gè)人在利用AI進(jìn)行創(chuàng )作時(shí),也應注意保存好創(chuàng )作物料,以免在后續維權過(guò)程中出現舉證困難等問(wèn)題。

“‘利益平衡’是我國知識產(chǎn)權法律體系的一項重要原則。它的精髓是通過(guò)法律權威,協(xié)調各方面沖突因素,使相關(guān)各方利益在共存和相容的基礎上達到合理優(yōu)化狀態(tài)?!睆埰秸f(shuō),“AI創(chuàng )作的興起,讓傳統知識產(chǎn)權規則不可避免地受到挑戰,但這種挑戰并非不可破解,關(guān)鍵是要明晰AI創(chuàng )作中各個(gè)環(huán)節的產(chǎn)權保護規范,形成相關(guān)各方的利益平衡和共享機制,以保護推動(dòng)AI創(chuàng )作的發(fā)展?!保ㄓ浾?龔文靜)

(責編:木勝玉、朱紅霞)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