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http://www.crappycopy.com/sitemap.xml
人民網(wǎng)
人民網(wǎng)>>云南頻道>>法治

少年車(chē)禍身亡,百萬(wàn)賠償金歸誰(shuí)?

2024年06月18日08:58 | 來(lái)源:人民法院報
小字號

原標題:少年車(chē)禍身亡,百萬(wàn)賠償金歸誰(shuí)?

  一方給予生命,一方拉扯長(cháng)大,生育之恩與養育之恩孰輕孰重,生父母與實(shí)際撫養人在法庭上爭奪17歲少年因車(chē)禍身亡的百萬(wàn)賠償金。那么,誰(shuí)才是這份情感與賠償最后的歸屬?近日,重慶市豐都縣人民法院依法審結一起機動(dòng)車(chē)交通事故責任糾紛,最終判決養父母享有80%賠償份額,生父母享有20%賠償份額。

  命途多舛:至親拋棄,兩任養父

  17年前,何某和余某的小兒子小浩出生,但二人因家中小孩太多無(wú)力撫養,便在小浩出生后通過(guò)小浩干媽幫忙聯(lián)系,將其抱給老隆撫養,此后,老隆像對待親生兒子一樣照顧小浩的衣食住行,直到小浩上初中。

  “十多年來(lái),小浩親生父母都不曾與小浩聯(lián)系過(guò)?!毙『聘蓩尰貞浀?,“在小浩上初中后,老隆因為生病,身體狀態(tài)每況愈下,我跟老隆商量讓小浩和親生父母相認,讓孩子以后有所依靠?!庇谑?,2018年,經(jīng)干媽磋商,小浩與親生父母聯(lián)系并進(jìn)行認親,但雙方不算親近,只是偶有往來(lái),親生父母也并未將小浩接回身邊實(shí)際撫養。

  2020年,小浩養父因病去世,親生父母沒(méi)有主動(dòng)提出撫養意愿,小浩處于無(wú)人撫養的狀態(tài)。其所在戶(hù)籍地社區負責人向當地民政部門(mén)匯報這一情況后,同時(shí)征得小浩與養父弟弟隆某兵同意,確定由隆某兵夫婦監護、撫養小浩并保管老隆遺留給小浩的12萬(wàn)元存款。雖然未經(jīng)過(guò)收養登記機關(guān)的認定,但隆某兵夫婦一直履行著(zhù)對小浩的撫養、教育和監管責任。

  災禍橫生:17歲少年,意外身亡

  為出行便利,小浩與同學(xué)小熊合伙購買(mǎi)了一輛無(wú)合法證照、合格證及保險的二輪摩托車(chē)。2023年5月28日,小浩為給干媽?xiě)c生,乘坐由小熊駕駛的該摩托車(chē)回家,結果因小熊操作不當,撞上了道路中央水泥隔離墩,造成二人受傷及車(chē)輛受損的道路交通事故。

  在小浩重傷治療期間,隆某兵將其保管的12萬(wàn)元存款作為醫療費提交給醫院并將剩余部分交給小浩親生父母,用于后續治療。此后,小浩親生父母一家接手了小浩治療事宜,還主動(dòng)墊付了醫療費,將小浩轉入更好的醫院進(jìn)行救治。小浩的親生姐姐、姐夫也參與了治療期間的監管,但小浩最終還是因搶救無(wú)效死亡。小浩死亡后被運送回老家,由親生父母一家為其辦理了喪事并安葬。

  對峙法庭:百萬(wàn)賠償,生養爭論

  小浩親生父母認為,小浩的死亡是因小熊駕駛不當導致,遂以侵權損害為由訴至法院,要求小熊家人賠償100萬(wàn)余元。隆某兵聽(tīng)聞此事后,以相同理由訴至法院,法院將其作為有獨立請求權的第三人進(jìn)行案件審理。

  關(guān)于獲賠權,小浩親生父母認為,自己作為小浩親生父母,已經(jīng)進(jìn)行過(guò)認親,從法律上講是近親屬,而且在小浩受傷住院期間,花費大量時(shí)間和金錢(qián)照顧,應該享有全部獲賠權。隆某兵認為,其雖然并未與小浩辦理正式收養登記,但實(shí)際上在小浩養父去世后,自己和妻子一直履行著(zhù)撫養、教育、保護職責,在小浩受傷時(shí)也拿出來(lái)12萬(wàn)余元的醫藥費,在情感上十多年來(lái)一直將小浩視為親人,與小浩關(guān)系更為親近。

  賠償責任:非一人過(guò),三方擔責

  法院查明,賣(mài)車(chē)者皮某在明知其出售車(chē)輛無(wú)合法證照及保險保障的情況下,將車(chē)輛出售給無(wú)合法駕駛資質(zhì)的未成年人,未盡到合理審查義務(wù),其行為存在明顯的安全隱患,與本案交通事故發(fā)生存在一定的因果關(guān)系。小浩作為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對一般會(huì )導致自身危險發(fā)生的行為應具有相應的識別能力,且在明知小熊也系未成年人不可能持有車(chē)輛駕駛證的情況下,仍將涉案摩托車(chē)交由小熊駕駛并搭乘該車(chē),自身并未盡到安全注意義務(wù),對損害的發(fā)生也存在一定過(guò)錯,應承擔一定的責任。

  在綜合考慮損害發(fā)生的因果關(guān)系、原因力、過(guò)錯程度等因素的情況下,法院計算損失為129萬(wàn)余元,酌定由賣(mài)車(chē)者皮某承擔10%的責任,小熊承擔60%的責任,死者小浩自負30%的責任。因發(fā)生交通事故時(shí)小熊系未成年人且系學(xué)生,無(wú)經(jīng)濟能力,故小熊承擔的賠償責任,依法應由其監護人承擔。

  法院認定:情法兼顧,養恩為大

  責任劃分清楚了,小浩的養父母和親生父母誰(shuí)才有權利獲得小浩的死亡賠償金等賠償款,成了本案的焦點(diǎn)。

  承辦法官廖春麗認為,小浩出生后即被親生父母抱養給養父老隆,由老隆實(shí)際撫養長(cháng)大。雖然在老隆患病期間小浩父母與小浩進(jìn)行了認親,并恢復了聯(lián)系和交往,但小浩父母并未將小浩接回身邊實(shí)際撫養。在老隆死亡后,也是由隆某兵對小浩進(jìn)行了事實(shí)上的撫養、教育和監管。隆某兵與小浩雖非法律意義上的近親屬,但小浩生前與他之間形成了密切的共同生活關(guān)系和精神依賴(lài)關(guān)系,故應認為隆某兵有權參照近親屬的規定作為權利人主張賠償。

  法官認為,另一方面,親生父母在小浩抱養給他人十余年后進(jìn)行了認親,恢復了聯(lián)系、交往,對小浩的成長(cháng)給予了一定的關(guān)懷、關(guān)愛(ài)。并在小浩重傷至死亡的特殊期間,兩人對小浩進(jìn)行了全面的監管、照顧,亦可視為特殊期間對小浩進(jìn)行了事實(shí)撫養。鑒于此,親生父母亦可作為特殊期間的事實(shí)撫養人參照近親屬規定酌情主張適當賠償。

  綜上,在綜合考慮老隆某兵、親生父母分別與小浩之間形成的經(jīng)濟上的關(guān)聯(lián)程度、情感上的依賴(lài)程度及生活中的密切程度等因素,且考慮小浩養父去世前14年間對于小浩的巨大付出等事實(shí),法院酌定由老隆弟弟夫婦隆某兵、楊某華獲賠80%份額共53.9萬(wàn)余元,小浩親生父母何某才、余某英獲賠20%份額共19.5萬(wàn)余元。一審判決后,當事人均表示服判息訴。

  法官說(shuō)法

  情法相爭,但法不外乎人情

  當聽(tīng)聞孩子因意外去世,生父母與養父母進(jìn)行賠償款爭奪時(shí),人們普遍能聯(lián)想到母親懷胎十月的不易和養父拉扯成人的艱辛,兩者很難說(shuō)個(gè)輕重,不僅考驗著(zhù)法律的公正,也挑戰著(zhù)道德倫理的邊界。

  法不外乎人情,人情不是指人際往來(lái),而是指道德情感。法律的制定和執行不能脫離人類(lèi)的共同道德情感,兩者關(guān)系既緊密又緊張。在傳統觀(guān)念中,血緣關(guān)系被視為家庭關(guān)系的基石,然而隨著(zhù)社會(huì )的變遷,非血緣關(guān)系的家庭關(guān)系日益普遍。老隆與隆某兵夫婦雖然與小浩沒(méi)有血緣關(guān)系,也無(wú)相關(guān)收養登記,但他們對小浩的撫養卻超越了法律與血緣的界限,展現了家庭最本質(zhì)的價(jià)值——愛(ài)與關(guān)懷。他們的付出和犧牲,彰顯了家庭關(guān)系并非僅僅建立在法律與血緣之上,而是建立在相互的關(guān)愛(ài)和責任之上,這就是公眾所認可的道德情感所在。

  盡管小浩親生父母擁有法定的權利,但他們多年未實(shí)際撫養小浩,在小浩處于無(wú)人撫養狀態(tài)時(shí)也并未主動(dòng)提出讓孩子回到自己身邊,而是在小浩重傷至死亡期間,對其進(jìn)行了全面的照顧,雖然在親情關(guān)懷上短暫的愛(ài)比不了長(cháng)久的陪伴,但也能看作是對未盡撫養責任的彌補,應當得到認可。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第一千一百八十一條規定:被侵權人死亡的,其近親屬有權請求侵權人承擔侵權責任。被侵權人為組織,該組織分立、合并的,承繼權利的組織有權請求侵權人承擔侵權責任。被侵權人死亡的,支付被侵權人醫療費、喪葬費等合理費用的人有權請求侵權人賠償費用,但是侵權人已經(jīng)支付該費用的除外。民法典將近親屬作為請求權主體是因為近親屬與被侵權人之間具有經(jīng)濟生活上的緊密牽連和倫理情感上的強烈依賴(lài),被侵權人的死亡對近親屬造成的損害最為顯著(zhù)和直接。

  從民法典立法本意、維護社會(huì )公序良俗及傳統道德等角度考慮,本案的生父母與養父母都與被侵權人有緊密聯(lián)系,都是請求權主體才是對這份情感歸屬最好的答復。在家庭關(guān)系中,家庭成員中無(wú)論是血緣關(guān)系還是非血緣關(guān)系,只要彼此曾擁有愛(ài)與關(guān)懷,都需要得到尊重和保障。法院的判決既考慮了法律的規定,又充分體現了人性的關(guān)懷,對真正盡到撫養義務(wù)的人給予了應有的權益保障。

  這起少年車(chē)禍身亡賠償案不僅是一起法律案件,更是一個(gè)道德倫理的案例,揭示了家庭關(guān)系的本質(zhì)價(jià)值,提醒我們在處理家庭糾紛時(shí),應兼顧法律的公正和人性的關(guān)懷。通過(guò)這樣的思考,我們可以更好地理解和處理家庭關(guān)系中的復雜問(wèn)題,促進(jìn)社會(huì )的和諧與進(jìn)步。(劉洋)

(責編:木勝玉、徐前)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